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/ 游戏库 / 逆转裁判5

逆转裁判5支线剧情翻译

时间:2014-03-27 17:48:49 来源:k73电玩之家 作者:小四 热度: 342

《逆转裁判5》作为3ds平台的第一款逆转作品,游戏素质自然不用怀疑,不过对于国内玩家来说剧情可能是最大的问题,有时候爱来了只好来生肉了,看不懂剧情自然让游戏的乐趣少了许多。主线我们大概能够猜懂,但是游戏的剧情看不懂的话会让游戏的乐趣少了许多,以下就给大家带来本作的支线剧情翻译,希望能够帮助那些看不懂的同学们。

《逆转裁判5》作为3ds平台的第一款逆转作品,游戏素质自然不用怀疑,不过对于国内玩家来说剧情可能是最大的问题,有时候爱来了只好来生肉了,看不懂剧情自然让游戏的乐趣少了许多。主线我们大概能够猜懂,但是游戏的剧情看不懂的话会让游戏的乐趣少了许多,以下就给大家带来本作的支线剧情翻译,希望能够帮助那些看不懂的同学们。

《逆转裁判5》下载

逆转裁判5支线剧情翻译

第一话 逆转的倒计时

法庭第一天

【12月17日 上午9时46分 地方法院第5法庭】

审判长:炸掉法庭的炸弹有什么特征?

选项【在王泥喜的包里】【在审判长的口袋里】【在玩偶里】

选择【在王泥喜的包里】

心音:让我想想……我猜炸弹装在王泥喜前辈的包里?

审判长:难道你要告发王泥喜君才是爆炸案的犯人吗?!

心音:啥?不、当然不是!我想他可能把炸弹误当做其他什么东西带进法庭了吧……

审判长:什么样的人会犯那种错误?!

心音:(呃……我在瞎说些什么啊……)

审判长:那么,请重新回答!

选择【在审判长的口袋里】

心音:炸弹就在……审判长您的口袋里!

审判长:希月律师!你到底在说什么?!

心音:啊……如果我是炸弹的话,我肯定会藏在您的口袋里,这样就能很自然地进入法庭了。

审判长:我口袋里只有我孙子的照片!才不会放什么炸弹!

心音:哈、哈,当然没有……听起来很蠢是吧……(我最好再仔细看一下法庭记录)

审判长:那么,请重新回答!

选择【在玩偶里】(主线剧情,略)

证言1:马等岛晋吾《关于爆炸的时候》

(1)那个炸弹是我解除掉并作为证物搬运到法庭的。

(2)炸弹的名字=HH-3000 遥控操作&定时爆炸(双启动方式)。

(3)在旁听审理的时候,我吓了一跳。

(4)因为我看到炸弹的计时器又开始倒计时了。

【威慑第一句】

成步堂:你说你解除了炸弹……你确定真的解除了?

马等岛:当然。我能瞬间解除一切东西!

成步堂:那更像是“拆除”吧……

马等岛:哦,不好意思。

成步堂:你有没有可能忘记解除炸弹了?

马等岛:不可能!我才不会犯那么初级的错误。

成步堂:俗话说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。(这家伙有没有犯错还不得而知)

亚内:库库库。成步堂律师,根据法庭记录,官方已经确认炸弹确实被解除了。

成步堂:(嗯,证人忘记解除炸弹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了……)马等岛先生,请讲讲关于炸弹的细节。

马等岛:当然可以。

【威慑第二句】

成步堂:炸弹的大小和重量是怎样的?

马等岛:尺寸xxx、重量xxx什么的,照片后面不都写着吗。

审判长:是呢,在照片背后。看起来是电镀合金制作的。真是一块又厚又重的金属。

心音:要是我把它扔在你的脚上,你肯定会跳起来吧!

成步堂:不管你往哪儿扔,我都会朝最近的出口跳出去!

审判长:好。关于炸弹本身的信息已足够了。马等岛先生,你一直在看管炸弹吗?你是从哪里看着的?

【威慑第三句】

成步堂:你为什么要来旁听?

马等岛:我搬运炸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但我还是保持警惕。即使炸弹被解除了,也要多加注意。炸弹可是很危险的玩意儿呢。

审判长:证人对工作多么认真负责啊,真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。

马等岛:我每天都练习如何解除和……组装炸弹

成步堂:(解除可以理解,组装?真的大丈夫……?)

心音:告诉你,我每天也练习如何向对方出示证据!

马等岛:这样啊。那你有练习过被出示证据的情形吗?

心音:被出示?什么?没、没有……

马等岛:对律师来说,你还真是不职业呢。

心音:可恶!从今以后我也要每天练习被出示证据!成步堂先生!晚上多喝点咖啡,我们要练个通宵!

成步堂:呃,那根本没必要吧。

审判长:那么证人,你在旁听席看到了什么?

【威慑第四句】

成步堂:你亲眼看见倒计时了吗?我不认为从旁听席能看见这么小的计时器。

马等岛:我的眼镜能让我从远处看见微小的东西。看了你领带上沾的东西,我就能知道你早饭吃了什么。

成步堂:(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像一只放在显微镜下的臭虫?)

心音:戴着那眼镜,看见计时器也是有可能的呢。

证言2:森澄忍《爆炸时的情况》(心理分析无支线剧情,略)

法庭第一天 完

法庭第二天

【12月18日 上午9时50分 地方法院第5法庭】

证言3:森澄忍《与王泥喜两人共处的时候》

(1)昨天的庭审中,我……病发了。

(2)王泥喜先生陪着我 2个人去了崩塌的法庭。

(3)但是,我因为要出庭作证就回到了这边的法庭。

(4)王泥喜先生却说他无论如何都要留在崩塌的法庭。

(5)我怎么可能袭击那么温柔的人嘛?

追加(6)我们在别无他物的证言台附近寻找冤罪君。

【威慑第一句】

成步堂:森澄小姐,你一紧张的时候就咳嗽吗?

森澄:是的,咳……咳……

审判长:成步堂律师,请不要对证人过分施压,这会让她更紧张!

成步堂:(我还什么也没问呢……)

心音:我们进行询问之前,最好先跟小忍聊点其他的话题,让她放松下来!比如,问问她的爱好、性趣什么的。

成步堂:(她的性趣?真的要问吗……)

【威慑第二句】(主线剧情,追加第六句)

【威慑第三句】

成步堂:马等岛作证以后你就被叫回第五法庭了吧?

森澄:是的。法警到第四法庭把我带了回来。

成步堂:王泥喜呢?他和你一起还是留下来了?

【威慑第四句】

成步堂:(我最好别问她有关王泥喜的事,那么就聊点其他的让她放松下来。)森澄小姐,你有什么爱好吗?

森澄:爱好……?噢,我喜欢在自家花园里种菜……还喜欢编织、缝纫。我这身衣服也是自己做的呢。

心音:做得好,成步堂先生。继续呀!现在问她有没有暗恋的人。

成步堂:啊哼,呃……森澄小姐现在有喜欢的人吗?

亚内:我反对!成步堂律师,这个问题跟案件有关系吗?

成步堂:跟案件……?啊,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……

审判长:成步堂律师,本庭不允许提出与案件无关的问题。

成步堂:对不起,审判长……(好感度又降低了……)

亚内:库库库。森澄小姐,请继续证言吧,一定要说出你袭击王泥喜律师的真相哦。

【威慑第五句】

成步堂:你认为王泥喜很温柔吗?

森澄:嗯!他不顾一切救了我,他就像太阳一样让我感到又温暖又坚强。

成步堂:(说起太阳,我想到的形容词只有“闷热”和“压抑”。)

森澄:王泥喜先生受了伤,那……全都怪我!呜呜……

心音:小忍,王泥喜前辈没问题的!他就像太阳一样!太阳永远不会落下!

森澄:你觉得他真的没问题吗?

亚内:库库库。太阳在晚上也是会落下去的哦……

森澄:那就是说,王泥喜先生可能会……!呜呜……

审判长:亚内检察官,把年轻的女士弄哭,可不是绅士所为!

亚内:呜啊!

【威慑第六句】

成步堂:证言台附近?你确定吗?

森澄:对不起……我说错什么了吗……?

成步堂:没、没有。我只是在确认自己的听力……(不能让她紧张……)

森澄:我确定我们一开始就在证言台附近寻找。

成步堂:写下血字的究竟是谁?

选项【犯人】【王泥喜】【其他人】

选择【犯人】

成步堂:(如果王泥喜没有写下血字的话……)

心音:或许是犯人写的,然后伪装成王泥喜前辈写的样子。

成步堂:(看起来是最合理的解释……)

心音:等一下,我突然想起来了。

成步堂:什么?

心音:看看照片里的出血量,王泥喜前辈并没有流很多血……这血量真的足够写下血字吗?

成步堂:啊!说得对!王泥喜没有失血过多真是万幸。这就是他还能活着的原因吧。

心音:既然血量很少,那就排除是犯人写的可能性了?

成步堂:大概吧。如果不是犯人,那又会是谁?

选择【王泥喜】

成步堂:写下血字的人……除了王泥喜不可能有别人!

审判长:不好意思……我听错了?

亚内:什么?

成步堂:哈?

心音:成步堂先生,你不是刚证明了不是王泥喜前辈写的吗!别以为年纪大就可以胡说!

成步堂:噢……(就当我没说过……)

亚内:看来你不止头发像鸟,大脑发育也跟鸟差不多呢。

审判长:律师,请想好后再发言。

成步堂:唔……(最好再试一次)

选择【其他人】(主线剧情)

成步堂:将血字与编号相一致的方法是?

选项【擦去一条线】【擦去两条线】【反向阅读】

选择【擦去一条线】

成步堂:只要擦去一条线就可以!

审判长:从哪里擦去一条线?

成步堂:你爱从哪儿擦就从哪儿擦。

审判长:随便擦吗?我试试看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

心音:成步堂先生,怎么回事?!没时间搞心理测验了!

审判长:我没看出来这有什么意义。

成步堂:(看来只擦一条线还不行。)

选择【擦去两条线】(主线剧情)

选择【反向阅读】

成步堂:请把它反过来读一遍,就是“UBONIS”。

审判长:那又是什么意思?

成步堂:一定是炸弹箱主人的名字。

心音:这个“UBONIS”到底是谁……

审判长:恐怕没有这样名字的人。

成步堂:我早就知道。

审判长:你早就知道没有,为什么还要说出来?

成步堂:只有马等岛能隐藏血字,是因为他是……?

选项【神经质】【尸体第一发现者】【戴着奇怪的眼镜】

选择【神经质】

成步堂:马等岛先生是个神经质,对细节特别执着。这就是血字如此困扰他的原因。

审判长:不管他是不是神经质,也不会被血字困扰吧?

成步堂:我也不知道。说不定是心音被血字困扰着呢。

心音:什么?!审判长,我反对,强烈反对!!!

审判长:成步堂律师,对于你这种蹩脚的解释,我也表示反对!

选择【尸体第一发现者】(主线剧情)

选择【戴着奇怪的眼镜】

成步堂:因为马等岛先生戴着奇怪的眼镜!有了这个眼镜,他就能在别人发现血字前注意到它!那个双筒望远的东西……真是奇特啊!

心音:确实很奇特,但我觉得这跟血字没什么关系。

审判长:律师,我不认可这种无理的主张。接受惩罚吧!(掉血)

成步堂:(得了吧,你也得承认那眼镜确实很奇怪啊)

成步堂:证明血字是贺来刑警书写的方法是?

选项【笔迹鉴定】【DNA鉴定】

选择【笔迹鉴定】

成步堂:审判长,我要求对血字进行笔迹鉴定。

审判长:笔迹鉴定吗?

亚内:很遗憾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成步堂:哈?

亚内:用手指留下的文字可不像用笔留下的文字,很难进行鉴定哦。再说,样本也太少。

成步堂:(啊……一定有其他的办法。)

选择【DNA鉴定】(主线剧情)

证言4:马等岛晋吾《爆炸后的样子》

(1)爆炸后首先到达现场的人是我没错。

(2)我到达的时候现场并没有血字。

(3)再说,那血字应该不是贺来刑警写下的才对。

(4)她是在入口附近被瓦砾一角击中头部而死的。

(5)这和写有血字的地方,不是隔得略远了么?

【威慑第一句】

成步堂:你为什么第一个到达现场?

马等岛:为了保护现场。按惯例应该由炸弹科的专家首先进入。

成步堂:也就是说,你有机会更改现场的血字咯?

马等岛:这……

亚内:我反对!请律师别急着插嘴,接下来的证言会证明你的推理有多么的错误。

成步堂:(哼。接下来的证言只会更有趣。)

马等岛:当我进入时,现场的景象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啊……

【威慑第二句】

成步堂:戴着眼镜,你也能确定现场没有血字?

马等岛:戴着眼镜,我就能看得很清楚,不可能看漏那种东西。实际上,我能看清你那刺猬头上的每根头发。噢,成步堂先生,你有白头发了哦。

成步堂:什么?

心音:可怜的成步堂先生,为了我们的事务所这么辛苦地工作……

成步堂:(等一下!我没有白发!)

马等岛:开个玩笑。

成步堂:我反对!反对证人企图让我提前长出白发!

审判长:证人,本庭不赞成对别人的头发妄加评论!(中枪)

心音:我感到审判长正发出一股浓浓的悲伤气息……

马等岛:对不起,请让我继续作证。

【威慑第三句】

成步堂:如果不是贺来刑警写的,你说是谁?

马等岛:当然是王泥喜先生。他在死前写下了犯人的名字——森澄忍。

亚内:你那可怜的部下留下了最后的信息呢。

审判长:可怜的王泥喜君,我的眼眶都要湿润了……

成步堂:(王泥喜还没死呢。)

心音:你怎么能确定不是贺来刑警留下了血字呢?

马等岛:很简单。

【威慑第四句】

成步堂:那是由爆炸的力量所致吗?

马等岛:炸弹不仅只有爆炸时会造成伤害,爆炸产生的强烈气流也会造成二次伤害。

亚内:贺来刑警不幸被瓦砾砸到了头,解剖记录里写着呢。

成步堂:(解剖记录吗,最好再看一下)

马等岛:知道了吗?贺来刑警不可能写下血字。原因就是……

【威慑第五句】

成步堂:她不是也可能爬到血字附近的区域吗?

马等岛:那样的话,她又是怎么爬回入口附近的?

成步堂:也许是在写下血字之后?

马等岛:呵呵。

成步堂:(他刚才对我“呵呵”了?)

亚内:那么就请律师趴在地上为我们现场演示一下如何?

成步堂:哈?这就不用了!

证言5:马等岛晋吾《真相》

(1)的确,贺来刑警写下了我的ID号码。

(2)清清楚楚的……谁实话我也很吃惊。

(3)但是,我并没有引爆炸弹。

(4)肯定是贺来刑警将我误认为犯人了吧。

(5)因为不想被怀疑,我才移动了尸体,隐藏了血字,对不起。

【威慑第一句】

成步堂:你承认你看见贺来刑警留下的血字了?

马等岛:对不起,我应该一开始就这么说。

成步堂:那确实是你的ID?

马等岛:我确定那就是我的ID号。那个号码是警察局专门分配给我的,同时也是我眼镜的专用编号。

成步堂:那个看起来很潮的东西是警察局分配的……?

马等岛:是为我专门定做的哟。

亚内:说起来,我的太阳镜也是单独定做的,比一般的眼镜更黑更亮。

审判长:我的木槌也是用桃花心木特制的,敲起来回声嘹亮!!

成步堂:(我要是有什么特制的东西就好了……)

【威慑第二句】

成步堂:“511103UR”?是在法庭爆炸后写的吗?

马等岛:对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写我的编号,这让我非常惊慌。

审判长:你看起来的确很惊慌。

心音:要是我的话肯定得吓坏了。无法想象地上用血写着“希月”!

亚内:要是我看见“亚内文武”的血字,肯定吓得大喘气。马等岛先生,我理解你的处境。

审判长:你在现场发现了写着你编号的血字,然后呢?

马等岛:我亲眼所见,就是“511103UR”。

【威慑第三句】

成步堂:你没有引爆炸弹?被害者有可能知道爆炸犯是谁(才写下编号)。

马等岛:不清楚贺来刑警在想些什么。我又没法拆除她的脑袋来检查。

亚内:成步堂律师,如果你怀疑证人,请拿出证据。法庭上,证据就是一切,这点连小学生都知道。你当律师有几年啦?

成步堂:少来这一套……

心音:别介意,成步堂先生!你刚刚才取回你的律师徽章,这么说的话,你比我更像是新人呢!

成步堂:(……幸亏你没有心理专家的执照。)

审判长:请继续作证。

【威慑第四句】

成步堂:误认为?你主张你和爆炸案无关么?

马等岛:当然,所以我看见我的ID时才这么震惊。

亚内:被害人可能因为证人是炸弹科的专家,负责保管炸弹,才怀疑他的吧?这是职业歧视!

审判长: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。

亚内:说得好,审判长!如果被害者是被木槌所杀,那个穿蓝色西装的先生一定会把罪名推到您的身上!

审判长:!!!成步堂律师,要是你敢把罪名推到我身上,我就判你藐视法庭罪!

成步堂:(审判长,我连您的一根头发——哦不,一根胡子也不敢碰啊!)

马等岛:说得好,亚内检察官。因为我的工作与炸弹密切相关,我担心别人看见血字就会怀疑我。

【威慑第五句】

成步堂:你为什么不擦掉血字?

马等岛:没时间了。我发现时血迹已经干了,警察就等在外面,我还得移动尸体。当时情况很紧急,我只好用我的箱子挡住血字。

成步堂:你不怕警察调查的时候发现吗?

马等岛:因为其危险性,按惯例只有炸弹科专家才能接近炸弹搬运箱。我想在他们调查完以后慢慢清洗掉血字,对不起。

成步堂:马等岛,将“R”?

选项【只是看错了】【真的看到了】

选择【只是看错了】

成步堂:每个人都会犯错。我有时候也分不清王泥喜和希月呢。

心音:我才不信呢!

成步堂:不相信我把你们搞混么?

心音:不是……!我相信。我只是不信马等岛先生只是“看错了”。

成步堂:(再仔细考虑一下……)

选择【真的看到了】(主线剧情)

成步堂:血字是在什么时候写下的?

选项【爆炸前】【爆炸后】

选择【爆炸前】(主线剧情)

选择【爆炸后】

成步堂:血字是在爆炸后写下的!

审判长:那又能说明什么?情况还不是一样吗!

成步堂:(……的确)

审判长:你说话又不经过大脑了吧?现在就给你惩罚!

成步堂:那个真的是HH-3000炸弹么?要怎么做……

选项【逃走】【不逃】

选择【逃走】

成步堂:(……不、不行!我现在不能逃跑!)

审判长:成、成步堂律师,你的表情……!你该不会是想开溜吧?

心音:成步堂先生,没想到你也会做出这种事!

成步堂: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好吧!

审判长:不可接受!成步堂律师,如果你再想逃跑的话,我就勒令你退庭!

成步堂:(……那不是正好……最好再重新考虑下一步的行动)

选择【不逃】(主线剧情)

第一话 完

k73更懂你:逆转裁判5
逆转裁判5

逆转裁判5

游戏平台:3DSiOSNew 3DS

游戏类型:文字冒险模拟其他

发售日期:2014-11-7 全部版本发售日
3DS日版:2013-7-25
iOS日版:2014-8-7
3DS, New 3DS中文版:2014-11-7
3DS欧版:2013-10-24

游戏版本:日版美版欧版中文版

游戏标签:游戏推荐经典游戏女生玩的游戏游戏排行榜

71

总分 玩家评分:29 k73评分:42
画面:6
剧情:6
系统:6
音乐:6
耐玩:5

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 发展历程 | 版权声明 | 下载帮助 | 广告服务 | 软件提交 | 意见反馈

Copyright 2008-2020 破解游戏排行榜 版权所有 鄂ICP备17000873号

k73所有游戏及软件下载资源均来源自互联网,并由网友上传分享。如有侵权,请来电来函告之。

k73手游